hjcvip黄金城|首页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华为没有“安全期”

【发布时间:2023-02-07】

“2022年是华为从应对美国不断制裁的战时状态……逐步转危为安的一年。”“2023年,是华为在制裁常态化下正常运营的第一年,也是关键之年。”

这是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22年12月31日新年致辞里的语句,但这个方向性的判断或许只是华为一个易碎的新年愿望。

1月30日,多家媒体都报道了美国将进一步加大对华为“卡脖子”力度的消息。在过去三年时间里,被纳入美国实体清单的华为,依靠美方对合作伙伴的“特别许可证”得到关键的供应链支持。而多方消息显示,在5月份之前,美国将考虑彻底斩断华为与美国方面的关键供应链合作:

美国正在考虑停止向华为出口大部分产品和技术的许可证,其中包括4G、WiFi 6和WiFi 7、人工智能以及高性能计算和云项目。

有许多报道称美国已经事实性地叫停了许可证的批准,但类似报道暂时还没有得到美国政府和华为公司的官方回应。

极端情况下,部分业务将面临“停摆”

根据华为2022年上半年披露的数据显示,集团目前主要分成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终端三大业务板块,三大板块的营收分别为1,427亿元、547亿元和 1,013亿元人民币。

终端业务对美国供应链关系的依赖最深。

目前,华为的主力旗舰手机均采用高通旗舰芯片的4G阉割版,进而绕开美国政府的制裁方案;笔记本电脑则依赖英特尔与AMD提供CPU核心,操作系统则依赖Windows系统。

如果仅从目前的外媒报道直接分析,美国政府在禁止美国本土的供应链合作后,华为暂时可以通过与联发科等供应商合作,从而继续获得4G芯片,从而延续手机和平板的产线。但考虑到联发科先进制程芯片对华为的供应,同样需要美国的特许牌照,美国政府只禁止美企、而对美国之外的企业网开一面的可能性并不大。

在过去三年时间里,华为通过发力智慧屏、可穿戴设备与汽车业务,建立了多元的产品体系,维持住了其超过5000家体验门店的线下销售系统,同时也助力华为终端营收依然保持了千亿级的规模。

换言之,华为的终端业务将面临极大的挑战。而考虑到华为在智慧屏、可穿戴手表中的旗舰产品中,华为同样采用了28纳米以下的先进制程工艺芯片,而这些制程无法在短期“去美国”化。在极端情况下,华为的终端业务或将遭遇最坏的情况。

相比之下,企业与运营商两大业务被认为短期影响相对较小。

以企业服务为例,华为在出售X86业务后,利用自主的鲲鹏服务器芯片进行了部分替换。

而基站业务所使用的芯片制程相对成熟,自主可控的难度相对较小,以小型基站为代表的许多设备已经完成了“非美”替代。而即便有关键设备短期受到影响,相比于终端业务动辄数千万的需求量,基站业务的芯片需求量相对较低。因此部分关键部件,华为可以通过短期备货的方式得到解决。

“新”制裁的三个产业背景

如果纵向对比三年前的实体清单与今天的扩大化行为,在客观形势上有几点不同。

首先,经过5G终端三年来的蚕食,华为在终端层面的业务体量占比已经大幅下滑。

以手机为例,在2019年华为的出货量高达2.4亿台,直逼全球第一。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没有美国的制裁风波,华为未来的出货量可能超过3亿台。而2022年时,据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数据显示,华为的年出货量大约只剩下2000万台,仅相当于高峰期的零头。

如果在2.4亿出货量时,美国强行“休克”华为业务,必然将面临半导体市场的切换混乱。美国利用这三年时间,事实上达成了让华为逐步退出了美国主要公司的供应链大客户名单的目的。

此时彻底切断美国供应链与华为的联系,阻力将远小于三年前。

其次,华为“1+N”的业务体量逆势起量、终端总量变化趋于平稳。

虽然华为没有公布2022年各个季度的结构数据,但徐直军今年多次对外表示“终端业务下行趋势持续放缓”。

在具体表现上,华为门店汽车业务、手机、智慧屏、笔记本、智能穿戴业务都有比IT整体市场更逆跌的表现。尤其是mate50发布后,华为的中国市场占有率从同期的7%逆势攀升到了9.5%,成为唯一正增长的品牌。

对于美方来说,这意味着5G功能缺失的震慑力正在失效。

从整体的业务量来说,华为的业务下滑也基本终止。根据徐直军披露的数据,华为2022年6369亿元,同比2021年营收6368亿元,正增长了1亿。而在2021年,华为营收同比2020年(8914亿)减少了2546亿元。

最后,6G通信与先进计算正在成为下一个博弈的战场。

芯片每一代的晶体管密度都较上一代翻倍。从长远来看,华为的基站业务不太可能一直维持在28纳米以下的成熟制程,向上发展14纳米、7纳米甚至更高精度的基站芯片,才可以满足跨代际的基站能力。

现在来看,美国对华为的制裁思路是明确的:尽可能减少美国及其盟友的经济损失,来达到对华为的最大制裁效果。专注于卡未来的脖子、但当下的现金流也是能打就打。

斩断5G,维持4G芯片供应,在客观上达成了手机市场的过渡;斩断先进制程,维持成熟制程供应,既希望阻击本地的成熟制程发展、也维护了盟友的现存基站;攻击现金流业务,冲击业务体系的完整度,降低潜在的投资能力。

而这种思路也基本代表了美国整体对中国高端技术产业限制的思路。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在1月31日表示,中方正密切关注有关动向,坚决反对美方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无理打压中国企业。这种做法违背市场经济原则和国际经贸规则,有损国际社会对美国营商环境的信心,是赤裸裸的科技霸权。中方将继续坚定维护中国企业的正当合法权益。

越来越清楚的事实是,美国这种科技霸权不会给人喘息的机会。但无论如何这种将科技与经济发展政治化的行为,注定是一个双输的结局。

据财联社报道,仅2020年10月到21年4月,美国政府批准向华为出口的零部件出口许可就有113份、折合610亿美金。这个数字相当于英特尔一年的营业收入。而这些成本最终都将分摊到每一个美国纳税人和全世界消费者的头上。

-转自36氪

Baidu
sogou